台灣達人秀

封面人物 / 「我並非樂觀積極的人」!Sandy:必須永遠誠實面對自己的情緒

「最漫長的無奈是等待,最漫長的等待是無奈」

孤獨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態與感受?這是本月探討的主軸,同時也是人生中一個很大的課題。Sandy吳姍儒將孤獨用一段話去定義「最漫長的無奈是等待,最漫長的等待是無奈」,那是一種即便你知道全世界都還陪伴著你,但你卻覺得躲不掉甚至是出不來,面對世界之大,卻只覺得自身很渺小,甚至是渺小到令人喘不過氣。

「我出國第一年的時候是我一個人去,前面的新鮮感大概維持了兩個月,之後好像無窮無境的日子就在你眼前。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、不知道下一步是什麼,沒有任何的計畫與退路,雖然那時候年紀也小才14、15歲,可是我覺得那個孤獨感好可怕。」

當時正值寒冷的冬天,Sandy當時唯一的韓國室友也因為太過想家就休學返韓,在兩人一間的宿舍內只剩下她一人,盯著房間內成雙的擺設,映襯出一個人的孤獨。

「因為宿舍是兩人一間,所以所有一切都是雙雙對對的,但你只有自己一個人,宿舍到週末時就是剩下舍監、幾個日本韓國學生,但他們都有親人在那邊,只剩我一個人在宿舍,那種孤獨感是很強烈的。所以我就說其實最大的孤獨應該就是無奈,也就是漫長的等待,就是這種感受。」

體會到了孤獨感後,Sandy進而發現了自己內心的不快樂,但她並沒有持續陷入負面情緒中,反倒將情緒消化完畢後做出了轉學的決定。「因為那時候12月放假了我就回來台灣放了一個禮拜的假,跨完年之後我就回去,回去之後就覺得我好不適合這樣子的生活,我很不開心,我甚至把自己都關起來了。後來我15、16歲的時候轉到市區的學校,那時候我就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媽…」,當Sandy和媽媽說了她已經轉學後,媽媽的第一反應並非責怪,而是信任她,「其實很感謝的是媽媽很信任我,她也很開明的從頭到尾他都只跟我說妳要自己負責任」。

 

姍儒——美好、漂亮的作家

而在完成了大學學業之後Sandy回台成為一名英文老師、主持人接著也在今年成為作家出了新書,這一切看似很跳tone,但其實Sandy從小的夢想就是當一名作家,甚至連「姍儒」這二字都蘊含著「美好、漂亮的作家」之意。

「我一直都很希望可以寫一本書、甚至是好幾本書,因為我從小的夢想就是當作家。可是當作家是我大概7歲時做的一個夢,卻都沒有真正的實現過,當中最靠近的一次是我國中二、三年級時,那時因為讀書很苦悶,有事沒事就會在測驗紙上寫詞、寫詩,後來就會拿去給國文老師看,結果我國文老師就講說覺得我文筆很不錯,就問說『你要不要出書』,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有人問我要不要出書。」

「但我現在回想起才發現我其實中文受教育的程度也只有到國中畢業,而現在的我可能只多了一些委婉吧,少了一點那種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感慨。真正的契機是我自己發了一個願要當作家,結果這件事還沒有公開居然三采出版社就跑來問我想不想出書,我覺得很神奇就答應了」

 

「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」

Sandy第一本出版的書名稱叫作《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》,而這句話正是Sandy想獻給她以前教過的一位侏儒症的學生,想讓她知道「即便被人錯待,也不可以錯待自己」,每個人的存在都是值得被青睞的。

「這個書名其實是在我去好幾個大學演講的時候,想出的一個Slogan。演講時我前面講一講都在搞笑,搞笑到後面我就會連結到很多故事,還有我學習到的很多的事情,因為大家都會叫我去講夢想、人生,可是我那時候剛開始我也才25、26歲,就是講難聽點夢想也還沒完成,人生也才過沒多久,憑什麼跟人家講夢想跟人生?」

當時的Sandy就蹦出一句很真實甚至會令人驚訝的一句話:「其實我沒有要跟你們講人生跟夢想,因為我的夢想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,你的夢想跟我也一點關係都沒有」。

「大家聽了都很詫異,但我可以跟大家分享的就是在追逐夢想之前要先搞清楚的幾件事情,然後最後的Ending就會是回到『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』,所以我其實是從演講當中去想我到底要說什麼,然後統整出一個了Slogan才成了書的標題,而這個標題也是獻給我以前教的其中一個侏儒症的學生。」

 

「價值是一切的起點」

那Sandy想藉由這本書向讀者們傳遞什麼樣的理念與訊息呢?

「我一直在強調的是這個年代大家都在講『愛』,可我覺得愛已經被講爛了,它並沒有辦法帶出更多的改變,愛是一切的終點,但是在到達終點之前還有非常多其他的東西要去釐清跟劃分清楚,所以我覺得我真正要講的是『價值』,因為我覺得價值是一切的起點。」

「所以這本書其實在講的是一個人的價值,這本書紀錄的是一個學習的過程,應該是蠻多人會有蠻多感受。書裡面的故事我其實刻意沒有用很華麗的文字,就是很輕鬆的在講故事,這些故事其實都會發生在大家身上,但是你怎麼去看待這些事情、這些事情會延伸出什麼樣的原則對我來說就會改變、塑造我這個人。我把很多原則都寫在我的書裡面,我覺得至少這些原則對我來說是不太會改變的大方向,那你再去填空就不會這麼困難了」。

 

「你必須永遠誠實面對自己的情緒」

在書中Sandy也詳細描述了許多她和朋友相處上的挫折,而這次在寫作的過程中無疑會再次揭開過往的傷痛,對於喜愛寫作的Sandy而言提筆寫下這些經歷並非是自我療癒的過程,反倒是再次重新統整。

「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好幾次都是哭著寫,但是寫完對我來說並不是療癒的過程,而是重新統整。因為這些事情都過還蠻久了,因為我是一個腦袋一直在思考的人,所以事情發生當下就已經不斷不斷再思考,所以最終這本書的文字就只是一個最終統整,它對我來說並沒有好像一個全新的發現,因為我已經想完了,可是在寫的過程當中我理解到一件事情是—你必須永遠誠實面對自己的情緒。」

在面對親情、友情、愛情以及事業上,人或多或少都曾經歷過自我懷疑的時刻,懷疑自己的價值為何?懷疑自己存在的意義為何?Sandy也和我分享一段她曾陷入自我懷疑的時期。

「在跟朋友相處的這件事上面讓我覺得對自己的價值很疑惑,會覺得是不是我不管怎麼做人家都不要我,不論我怎麼付出人家都不想我的付出,就等於了不想要我這個人,那你為什麼要假裝跟我很好?為什麼你要假裝沒有關係?然後我就會非常非常困惑,我就會不知道應該把自己擺在什麼位子上,所以這個是我人生以來最影響我自我價值的時刻,就是跟朋友的相處。」,在書中Sandy也用了淺白卻令人印象深刻的文字詳述了那段心境,「欲知詳情,請詳閱新書」。

 

「我其實並不是一個很正面積極樂觀的人…」

不論是從電視上、社群平台上或者是從新書中,許多人對於Sandy的第一印象多半都會用「成熟、樂觀、正向、勇敢」來形容,但當Sandy要自己形容自己時,她給出的答案也令我相當吃驚,甚至是反轉了我對她的既有印象。

就是這一切的反面,我其實並不是一個很正面積極樂觀的人,這就是很怪的地方,因為大家有點像是『哇~你真的面對好多事情EQ很高』,其實不是只是我已經處理完了我的情緒,代謝出來的產物是好的,但是其實任何人都可以。我其實一點都不勇敢,我是個非常沒種的人、我膽子非常小,我是所有朋友裡面最容易被嚇死的那個人,我並不勇敢我也不是一個絕對很有自信的人,我只是很喜歡肯定的言語、很喜歡稱讚我自己、我也很會稱讚別人,那這也是我接受跟表達愛的方式。」

「我就是吃稱讚長大的小孩,因為我父母親對我就是很大量的稱讚,這個並不代表我是個非常有自信的人,而是我自我形象很健康,其實自我形象是可以重新建立起來,而不是建立自信」。而針對膽子很小這點,Sandy也分享了當她去健康檢查時,報告也顯示她的膽真的比一般人還要小,成為了名符其實的「膽小」。

 

「先好好過日子,才能過好日子」

對於許多女性而言年齡是個很忌諱的話題,但對於Sandy而言這並非是個禁忌話題,當我有些婉轉與怯生生的問出「Sandy對於即將邁向3字頭有沒有什麼感悟以及想法?」時,Sandy先是笑著問了我「妳是不是會怕?」,接著開始輕鬆、自在的和我分享即將滿30歲的想法。

「其實沒有任何的期許耶,因為我就還沒到30歲所以不會想太多,但是因為我身邊朋友很多年紀都比我大,就看見很多人一過30就會突然豁然開朗的感覺,就覺得『我再也不要容忍自己被別人怎麼樣』。因為年齡在這社會上是沒有差別的,所以女人很自然就會有這個所謂的危機意識,但是危機意識存在的意義並不高。我覺得在準備進入30歲我只希望我能夠更自在,其他真的沒有任何奢求,健康就好了。」

那麼對於2020年整年的年度期許呢?

「我其實超緊張的,我覺得2020很可怕,這是我個人的想法我覺得2020會很辛苦,但我覺得一樣當你期許或是追求的不是所謂的功成名就的話,追求平靜安穩,你就可以安全順利的度過2020年。像我之前做的一個藝術品在新光三越展覽的那個小老鼠,我在一邊畫的時候是帶著很開心的心情去畫的,名字我就取『幸福快樂到爆炸』,因為老鼠也是十二生肖的開頭,那2020其實也是個整數,我相信他一定有它的意義存在,所以我覺得如果是我的話我要追求的就是心裡面的平靜、安穩跟健康,然後希望每個人都有辦法真正感受到什麼叫幸福快樂到爆炸」

接著Sandy也補充說道:「其實7年、10年都是個循環,我的下一個7年是35歲,我相信我到35歲還會有再一個轉換,但是在那之前我有什麼好等待的嗎?沒有,我就是好好過日子,好好的活下去,所以我才講那句『先好好過日子才能過好日子』,真的要好好過日子。」

 

「今天要聽:野百合也有春天」

出道後的Sandy一直擔任著主持人的角色,而主持人就是要「講重點」,鮮少有機會能夠侃侃而談自己的故事、想法,因此Sandy也轉戰到IG上,不時的會在上頭和大家說說話、分享心情與小故事,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發現Sandy在貼文的最後一行都會出現一句「今天要聽」。

那在今天訪問之日,哪一首歌最符合Sandy的心情呢?「今天要聽:野百合也有春天」

 

後記:

距離訪問前30分鐘時,我的心臟不停狂跳、手汗也狂冒,接著到了約定拍攝時間前,Sandy突然打開了大門並探出了一顆頭問著:「是在這邊拍攝嗎?」,當時的我就瞬間消除了緊張感。而在訪問的過程中,Sandy就如我所想像的那般侃侃而談,在言談間透露出智慧與條理,其中Sandy在書中談及對於「公主」一詞的重新定義以及見解是我在書中印象非常深刻的一part,但礙於篇幅的關係這題就留待大家去新書《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》中細細品味了。

Editor _ Ivy

Photograph _ Murs

Design _ Sirius

Stylist_ Amber

Make up _ 楊令述 YANG LING SHU

Hair Style _鍾佩珊CHUNG PEI SHAN

FASHION BY_Rather

 

文章未經授權,請勿隨意轉載

相關文章

你可能會喜歡